当前位置:阿丽理财星座梦见弟弟死了,梦到弟弟去世我悲痛欲绝
梦见弟弟死了,梦到弟弟去世我悲痛欲绝
2022-08-03

每天读点故事APP作者:三宵

1

晚上,陈清点燃三注香,对着神像,恭敬的拜了三拜,然后郑重的把香插入香炉之中,最后又双手合十,闭上眼,虔诚的在心里默念着几句我错了,我不该怎么样之类的话。

瘫坐在沙发上的陈明啃着苹果,看着陈清这一系列的举动,撇撇嘴:“哥,你天天弄这些,有什么用啊。”然后继续啃着苹果,拿起手机刷微博。

“哎。”陈清坐回沙发上,低着头,长叹一口气道:“还不是为了赎罪,这样是为了保佑我和你啊。”

“嘁。”陈明白了一眼陈清,把吃剩下一半的苹果随手扔到身旁的垃圾桶中,不屑道:“谁还没有个罪孽啊”

边说着边耸耸肩,然后又指指身边的垃圾桶道:“那我刚才扔的那半个苹果也算是罪孽了吧,大家差不多都这样,比如我那些哥们都是惹事生非惯了的手,也没怎么地呀,也没像你一样天天烧香忏悔,你呀,自打三年前那点破事开始就天天这样,至于吗?”

“我……”陈清被陈明的话赌得一时语塞,无奈的摆摆手,没有再说什么,抬起身,穿上外套,打开门“我去上班了,你好好在家待着,别再到处瞎混,过一阵子也找个工作,安生的吧。”

“啊,知道了,天天啰嗦这点事,烦不烦啊。”陈明看都不看一眼陈清,边滑动手机边不耐烦的说着。

陈清眉头一皱,“嘭!”的一声,用力的关上门,边下楼,边生气,这个家伙从小到大没少惹事,真是的,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学好,自己也能省省心。

走出楼道,正看到一对母子有说有笑的走过,看着那对母子走远,陈清眼里升起一丝羡慕。

从小父母死的早,靠着自己把弟弟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,可没想到弟弟竟然不学好,每天跟着一群狐朋狗友混,这让陈清很是头疼,可这又能怎么办,只有这唯一的亲人,不宠着他还等谁来宠呢。

陈清每天早出晚归,一大早五点左右就给弟弟做好早饭,然后给他留下些钱,自己则是快速收拾一下,一口也不吃的匆忙下楼,晚上半夜归家,随便吃点什么便直接躺在床上,瞬间就沉沉睡去。

不知为什么,又回到了农村老家的门前,门前长着一颗大槐树,俩兄弟在槐树下,互相追逐打闹着。

“哥哥,你追不上我,哈哈。”陈明看着气喘吁吁的陈清,开心的大笑。

陈清看着笑得开心的陈明,无奈的摇着头“是啊,你真厉害,哥哥都追不上你。”

两兄弟正玩的起劲,突然听到有人在叫他们的名字。

“陈清,陈明。”声音阴森凄惨。

声音从上方传出,俩兄弟抬起头,只见槐树上一支比较粗的枝干有一个女人,嗓子发出令人难受的笑声“咯咯咯。”好像被什么用力钳住才会发出的声音,她冲着兄弟俩笑个不停。

刚刚还很正常的槐树变得通红,仿若活起来一样,鲜红的树枝正张牙舞爪的向站在一起的两人袭来。

陈清猛然坐起,喘着粗气,看了看周围,是自己的房间,才稍感安心,原来是一场梦,摸摸自己的身上,睡衣早被汗打湿,拿起枕边的手机,看了看时间,正好午夜十二点,他没有太在意,想着明早还要上班,便又躺下,换了个姿势继续睡去。

2

第二天晚上,还是同样的时间,同样的地点。

依然是俩兄弟,陈清和陈明在槐树下玩的正高兴,然后。

“陈清,陈明……”女人的声音同样的时间点再次响起,还是那个女人,只不过这次,女人在一点一点挣脱脖子上的绳子,陈清很是焦急,可槐树的树枝不知何时缠起了自己和陈明的手脚,无法动弹,只能眼睁睁看着女人一步一步向两人走来。

“呼,又是梦。”陈清拿起手机一看,又是十二点,觉得这也太巧了,两天同样的时间被惊醒,而且梦里的场景是同一个地方,梦里恐怖的女人渐渐靠近俩人,难道是有什么别的意思吗?陈清感觉这个梦有些古怪,这一次他无论如何都睡不下去,开始翻来覆去的琢磨着梦,越琢磨越害怕,难不成是三年前那件事的报复?他一直开着灯,睁开双眼没有再睡。

第二天一大早赶紧烧香,拜了拜,又摆好了供果,然后跪下磕了几个头,完事后,心中的恐惧稍微减少了些,想着自己自打三年前每天都烧香忏悔,今天又开始磕头,应该能保佑我们俩的吧,但愿那只是个梦那么简单。

“诶呀,哥啊,一大早的,就来这么一套,你这是受啥刺激了,这还磕头什么的都用上了呢?”陈明身体斜靠在墙上,揉着双眼,看着有供果,随手拿走一个,叼在嘴里,然后拿起手机瘫在沙发上“赶紧做饭吧,我好饿。”

“你!不许吃!”陈清看着陈明的举动,用力踢了一脚陈明,瞪了他一眼,随后又双手合十,深感歉意道:“对不起,莫怪,小孩不懂事。”

“哼。”陈明撇撇嘴,陈清看到他这个样子,怒上心头,又狠狠地踢了他一脚。

“诶呦,哥,你今天是怎么了,火气这么大。”陈明揉揉被踢的腿,疼的龇牙咧嘴。

陈清没有理他,一脸严肃的坐到陈明对面。

陈明看到哥哥露出这种表情,知道应该是出了什么事,也立马严肃起来,询问着陈清:“哥,发生什么了。”

“我最近这两天半夜老是做噩梦。”

“哈?”陈明没想到是因为这个,毫不在乎的继续拿起手机来“嗨,我还以为什么呢,做个噩梦就把你吓成这样了,哥,你胆也太小了。”

“不是。”陈清看着陈明有些看不起自己,马上反驳着,接着把自己这两次做到的梦和自己昨晚所想的说给陈明听,说完后又问道:“你没做同样的梦吗?”

“没有啊。”陈明摇摇头,手不停继续在手机屏幕上滑动着:“诶呀,哥,巧合啦,什么报应不报应的,我上回那个朋友不小心打死个人,现在不还活蹦乱跳的吗,也没怎么回事啊,你呀就是太胆小,一点小事都受不住了,而且你不是还天天烧香呢吗,就算真怎么着了,也不会轮到咱啊,你这不是天天忏悔呢吗?”

“嗯,但愿是吧。”陈清被弟弟开导一番也不那么怕了,做好早饭就去上班,可这一天总是心不在焉的,梦中女人的呼喊还萦绕在耳边,心里还是有些不安的,不过又想想自己天天烧香,这几年也都在做好事,应该没事的,只是梦而已,看来自己是工作太累了,压力太大了。

3

又一天,晚上陈清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,胡乱的吃了一口饭,便早早睡了。

“陈清,陈明。”女人立在哥俩的近前,伸出手,紧紧掐住陈明的脖子,陈清看着眼前的一幕,不断挣扎,即使再怕,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弟弟被活活的掐死。

女人看着被自己掐住脖子的陈明在痛苦的挣扎,笑的更开心了。

陈明不断地挣扎,不一会,他的挣扎也减弱了,然后,手脚一垂,再也没有了动静。

“弟弟!”目睹这一切的陈清大喊着,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淌。

女人看着陈明狂笑,笑够了,猛的转过头,看着痛哭流涕的陈清,阴笑着,举起刚刚掐死陈明的那只手,一点点靠近陈清的脖子“接下来,该你了。”

“不!”陈清把自己喊醒了,赶忙从床上爬起,点开灯,跑到弟弟的房间,一脚踹开房门,看着蒙在被子里的陈明,有些害怕,他真怕弟弟现在的样子跟他梦中死去的样子一样,他掀开被子,弟弟正睡着,并没有他所想那样,松了一口气。

“干嘛啊,哥,大半夜不睡觉,你折腾什么呢。”被陈清吵醒的陈明揉着眼睛,看看哥哥,不耐烦道。

“没事,你继续睡吧,我看着你。”陈清给陈明盖好被子,温柔的看着陈明睡去。

早上,陈清如往常一样,做好早饭,叫醒弟弟,下楼上班。

“这次晚上回来的晚了些啊。”看了眼时间,都九点多了,陈清拿出钥匙打开家门,屋里一片漆黑,安静的不行。

“陈明?已经睡了么?”陈清走进屋内,点起灯换好鞋,没有听到陈明的回应,“诶?不应该啊,这个时间他平常不都是在客厅的沙发上玩手机吗?”

一种强烈的不安涌上心头,梦中陈明死亡的场景突然出现在脑海。

“不会吧,不可能,不要乱想。”陈清拍拍自己的脑袋,来到弟弟的门前,转动门把手,慢慢推开门,随着门的推开,心中的不安开始扩大。

打开门,屋内一片漆黑,什么都看不清楚,点开灯,往床上看去,被子是鼓着的,里面有人在睡觉的样子,一点动静和声音都没有。

他看了一会,原来真的睡觉了,看来自己又瞎想些没用的了,转身准备出去,但转念一想有些不对,一点动静都没有!自己的弟弟睡觉向来不老实,不可能没有一点响动,想到这他连忙向床走去,身上直冒冷汗,手颤抖的掀开被子。

“啊!”陈清被吓的一屁股坐在地上,被子被掀开,自己弟弟已经没了气息,与梦中的死状一样。

梦到弟弟去世我悲痛欲绝,跑去卧室一看他没了气息

报了警,警察调查半天,却一点线索都没有。

陈清痛哭不止,与自己从小到大相依为命弟弟死了,从此这世上就剩下自己一人了。

哭过后,他想到了梦中的女人,他肯定是她害死了陈明,便把这事跟警察说了出来。

看着陈清的样子,警察心里一阵同情,手拍拍陈清的肩膀“哎别太难过。”“我们会尽全力查出凶手的。”说完便继续调查。

看着警察不相信的神情,他呆愣在原地。

“接下来就是你了。”

突然想到自己梦中的女人下一个目标就是自己,他害怕的全身颤抖,弟弟死了,但自己绝对不能死,他还要为弟弟报仇,打定主意后,他辞去了工作,开始四处寻找能人,可无论给多少钱,都没人肯帮忙,这让他很是绝望。

最终,经一位朋友介绍,说有位道长德高望重,很是正义,无论是什么忙都会尽力帮的,而且也不收钱,让陈清去那试试,陈清抱着希望找到那位道长。

4

道长一看到陈清来找,问也不问,马上把他赶了出去。

“道长您一定要帮我啊,我听说您德高望重,才来找您的,您不帮,我会死的,而且我弟弟……”陈清痛哭流涕,抱着道长的腿,死不撒手。

“哼,还敢提你那混蛋弟弟!”道长怒道:“你们究竟为什么被缠上自己不清楚吗,自作自受!”

听到道长这么说,陈清愣了愣,想到了三年前自杀的那个姑娘,自己还赔偿了啊。

“可我们没有杀她啊,她又怎么会找上我们,就算与我弟弟有关,也赔偿了啊道歉了啊,而且这几年我天天烧香,尽做好事了啊!”陈清疑惑,他觉得应该不会如此啊。

“混账!你以为这有用,你弟弟那个混蛋害了那女孩一辈子,你以为道歉赔偿有用吗?要不是你之后天天烧香,干些好事,你就跟你的混蛋弟弟一样直接死掉,还会做梦提示你吗?而且你烧香究竟是为了什么你自己最清楚,真的忏悔又是有几分呢!”道长怒斥着陈清。

三年前,陈明回老家的时候,看中了同村的一个长的不错的女孩,心生邪念。

女孩的家人本想报警,但被陈明的哥哥陈清劝阻,表面上以女孩的名誉为由不能声张,然后赔偿了些钱,此事也就算了了,作为哥哥的他,怎么能让自己的弟弟去坐牢呢。

后来女孩来到他们哥俩的家门口,在槐树下自杀了,陈明对于这事丝毫不在意,反正是她自杀的,而陈清则是怕她报复,自此每天都开始了所谓的忏悔。

“那为什么还要来找我啊!”

“你说呢?”道长说完,不再看陈清转身就走。

5

隔天,警察接到报案,某个公园里发现一具尸体。(作品名:《忏悔》,作者:三宵。来自:每天读点故事APP,禁止转载)

点击屏幕右上【关注】按钮,第一时间看更多精彩故事。